任正非:华为不会完的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9:23:44 作者:匿名
浏览:4689

澎湃新闻记者钱琳综合报道

9月23日,华为的“语音社区”发布了任郑飞5月20日对一部德国电视纪录片的采访总结。任郑飞谈到美国的禁令时说,华为不会完成,但“鸡蛋”已经从大变小。“我认为规模会缩小,但不会有太多问题。我们不会在最先进的领域输给美国。”

任郑飞还指出,然而,低端领域可能会选择放弃,因为太低端领域从未开发过自己的组件,因为低端领域迟早会被淘汰。销售增长可能接近,但不是负数。肯定是积极的。

至于中国的崛起,任郑飞认为应该被接受,因为只有在中国崛起之后,才会有更多的人购买外国商品。“你参观我们的生产线,其中大量是德国生产设备。我们的生产系统采用西门子软件、博世软件和达索软件,其中大量是德国产品。如果中国也发展起来,它实际上会给中国带来很多欧洲贸易。”

他还说中国曾经是一个贫穷的国家。我上大学时,我的衣服被补了又补,因为我的臀部很容易被撕破。我用布缝纫机凑合着用,一次也没穿好衣服。现在欧洲奢侈品在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。当中国人的消费需求增加时,将会给包括美国在内的欧洲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。

谈到中国和欧洲的未来,任郑飞认为欧洲和中国是强有力的互补。欧盟是一个由28个国家组成的共同体,追求经济利益而不是政治霸权。“中国也是这样,我们应该相互合作。当两国合作时,它们被“一带一路”联系在一起。我们缺乏能量。中东和中亚的能源为我们的火车提供燃料,经济共同体发展更快。”

附件是任郑飞对德国电视纪录片采访的摘要(略作删节)

2019年5月20日

1.记者:任先生,你被视为中国的就业机会,华为被视为中国的一个伟大企业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

任郑飞:首先,我不是乔布斯,因为乔布斯为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,他创造了移动互联网,他追求哲学上的完美。我没有任何特殊技能。我刚刚拿出一桶“浆糊”,把18万名员工粘在一起,一起战斗,他们为之奋斗的结果被钉在了我的头上。我相信哲学中的灰度和妥协。“白色”和“黑色”之间的一个折衷是灰度。乔布斯追求完美。我们两个性格有许多不同。我没有他好,所以我不能叫他乔布斯。这不是谦虚,也不是我认为自己很棒。

记者:我们仍然可以得出结论,华为是一个全球巨头,其生产设备已经成为互联网的支柱。

任·郑飞:是的。

2.记者:你出生于1944年,是中国南方一个贫困省份七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大的一个。你父母那时做了什么?

任郑飞:他们都是在贵州偏远贫困的少数民族山区教书的农村教师。我妈妈是一所小学的校长,我爸爸是一所中学的校长。

3.记者:当你长大后,这很难。20世纪50年代末,中国。你有什么记忆?这对你有什么影响?

任·郑飞:从小,我最大的记忆就是我没有足够的食物。在最困难的三年自然灾害中,我最大的梦想是想吃馒头。晚上睡觉,梦想是否有馒头吃,这不是一个好的学习追求,也不是未来会有什么发展机会。我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零花钱。高三时,我妈妈终于和我说话了,并答应每天给我5美分的零用钱。我感觉如此自由。

4.记者:大约20年前,你写了一篇关于你父母的文章。我们读了这篇文章。文章中最重要的一个词是“饥饿”。

任郑飞:从1959年到1962年,“饥饿”是主要术语。从1963年到1964年,中国经济开始复苏,“饥饿”不再是主要术语。中国经济复苏后,政治开始转向左翼,开始了“四清”运动和“文化大革命”文化大革命的主题与我个人的想法不一致。我是一个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技术上的人,对政治一无所知。突然,社会和政治狂热出现了。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我没有机会参加那些活动。2001年写文章《我的父亲和母亲》时,我突然想到我不是红卫兵。你为什么不加入红卫兵?一方面,大型组织不希望我参与,因为我的家庭背景不够好。我也不想去小组织,就在外面逛逛。

5.记者:你在大学学建筑的时候是怎么参军的?

任·郑飞:周恩来总理从法国的黛比丝·贝西姆公司进口了化学纤维设备,并不得不派遣许多当地团队来建造工厂。然而,当地团队完全被文化大革命搞糊涂了,当地建设化纤厂的生活非常艰难,他们不愿意去。周恩来不得不调动军队来建造工厂,但军队没有技术力量,也没有地方单位愿意派遣工程师,所以军队重用了我们对技术略知一二的“半瓶水”学生。

就这样,我有幸进入了现代化工程和军队。

6.记者:你在1987年创立了华为。在国家开始相应的政治改革之前。然而,做一件事是一回事,现实是另一回事。中国正在向市场环境发展。当时创立华为的最初经历是什么?

任郑飞:首先,1984年我来到深圳后,我发现自己无法适应市场经济体制。因为我们立刻从军队跳到了市场经济,我们的思想仍然停留在传统上,社会已经成为一种市场经济思想。军队是为人民服务的。为什么我们必须从别人那里赚钱?我认为公司在骗钱。当我买了10元的时候,怎么能以12元的价格卖给别人呢?这是第一个不适应的。其次,我在廖化工作,是一个自动控制系统,这是一个模拟控制系统,如比例,积分和微分。到达深圳边境后,我发现世界已经开始进入计算机时代。这两种方式完全不同。我发现我跟不上年轻人。这是第二个。第三,对人过于信任。军队的秩序本身就是信任,相信社会就是这样。

当时,我是一家国有企业20多人的小公司的副经理。副经理没有决策权。我不知道办公室主任今天是否会来。我不知道一个人明天会担任什么职位。他们不一定要向我汇报,但我必须为做错事承担责任。那时,我也犯了很多错误。我信任别人,先把钱给了别人。我没拿到货,被别人骗了200万元。然后我追了一年的钱,大部分都被追回来了。在我开了一家小公司并赚了钱后,我还为原来的公司还清了少量的国外账户。

这一事件给我的最大教育是什么?我没钱雇律师或送礼物。我自己读过大量的法律书籍,基本上已经学会了所有的法律书籍。我明白市场经济是商品、顾客和交易的源泉,而法律是在向顾客交付商品的过程中。

记者:你破产了,被迫开了一家公司?

任·郑飞:这不是破产,是其他人不想要我,我需要找另一份工作。正如深圳鼓励科技创业一样,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尝试一下。在旧制度下,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。最好是自己成立一家公司,做我想做的事,做我想做的事,并对好与坏负责。因此,我接受了成为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的建议。

当时注册资本为2万元。当时,我所有的工作调动费用加起来只有3000元,所以我找了个人来筹集资金。事实上,有些人只是以筹集资金而出名,却没有为此付费。实际资本不到2万元。他们应该在16000元左右开始创业。事实上,这是造反。如果当时政府给了我一个小官员,也许我就不会创业,走上官场之路。最终,我会以导演的身份退休,回家钓鱼。在被迫反抗后,他们不得不去华为开自己的公司,只有这么少的钱。

起初,公司只有一两个人。如果要把货物带回来,就不可能租车。相反,他们不得不把成袋的货物带到公共汽车上。装卸货物时,我向下移动20米,然后再移动另一个包裹,20米,20米...移到路边,然后抬到公共汽车上。那时,我曾经是中国最红的人。我是革命性的,年轻的,受过更好的教育的,更专业的。我很惊讶没有进入第三梯队。我突然成了一个个体经营者,受到了社会的嘲笑。我把成袋的货物拿到车上。售票员非常好,允许货物被运到南山蛇口。我卸下它们,再卸20米,再卸20米……否则它们就看不见,也不会被偷。包又被抬上楼了。因此,这是一个渐进的发展。

7.记者:你在创业之初有什么突破,认为华为的业务可以完成?

任郑飞:公司成立之初,我们主要是代理帮助其他公司销售机器,中间赚一点佣金,逐渐积累到一二十个人。通常当汽车到达时,我们每个人都像搬运工一样,搬运木箱把货物卸到仓库。当客人想要货物时,我们将再次装货。三十年前,我们专注于代理。

后来,香港红年公司联系我们后,检查了我的个人历史,找到了很多人来调查我的历史。当时,我还是很生气。在他们告诉他们一些过去的事情并断定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后,他们授权我:“广州仓库里有价值1亿的货物,你可以去取。货物售出后,钱可以在归还给他们之前周转一段时间。”他们给我的底价也更合适。我们通过出售商品来偿还。当时中国发展迅速,非常需要这些商品。香港鸿年公司对我们非常信任。公司的老板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学者,梁坤·吴。由于他们的信任和支持,我们逐渐发展和积累了一些资金。

8.记者:当时,美国应该是你们通信行业的一个繁荣国家。你第一次去美国是什么时候?

任·郑飞:1992年。

记者:我读了你写的文章《访美笔记》。在2019年阅读这篇文章也很有趣。当时你对美国非常钦佩,把自己置于相对弱势的地位,包括华为的管理层。那时,你认为美国是一个充满希望和前景的国家,不是吗?

任·郑飞:是的。至于对美国的了解,我也在文革期间读过一些书。当时,解放军代表团访问了西点军校。《解放军日报》对西点军校进行了一系列描述。西点军校的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因此,当我们在早期建立公司时,我们学会了西点军校的管理风格。当然,我们是一家生产企业,不能像军队那样保持成本中立。

当我到达美国后,我亲眼看到了美国的样子。我们以前从未出过国。当我们出国时,我们发现只有我们贫穷,没有人贫穷。只有那时,我们才知道社会是什么样的,才会有开放的心态。

其次,我对美国的创新精神和机制有着深刻的感受。有一篇文章叫做“失眠的硅谷”。为了挣扎,硅谷人在车库里彻夜未眠。当然,硅谷今天仍然保持着这种精神。我们吸收了一些精神力量。我们还必须努力工作,努力逐步从简单走向高端。

从我年轻到今天,我一直钦佩美国。尽管美国今天压制了我们,但当我们在未来的“喜马拉雅峰会”上再次见面时——我把科学技术的高峰描述为喜马拉雅峰会,美国却带着咖啡和罐头...当我们爬上南坡时,我们把干粮带到北坡——当我们在峰会上相遇时,我永远不会和美国“打刺刀”,会拥抱彼此,最终会成为人类数字化和信息化的胜利组织者。我们应该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,不要如此狭隘。正是因为我们没有如此狭隘的思想,所以才有如此多的客户信任我们。今天我们不能被打死。我希望你几年后再来参加我们的会议,然后我们再喝一杯庆祝酒。

9.记者:你们行业的第一次危机发生在2001年左右。许多西方公司面临重大危机。华为当时是如何生存的?

任郑飞:当信息技术泡沫危机发生时,我们也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危机。该公司几乎濒临倒闭,被困在国内外。从外部来看,我们对客户负责的能力很低。在it泡沫时期,大公司出售了所有好零件。我们只能购买一些劣质零件,然后卖给我们的客户。公司内部也出现了巨大的危机。2002年,许多内部人士窃取了知识产权,从公司挖走了一些人,并创办了其他公司。

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,我们召开了一次400人的高级干部会议,学习了德国克劳塞维茨的《论战争》(On War)。《战争论》中有句话:“什么是领导者?在无边的黑暗中,拿出你的心去燃烧,放出生命的微光,带领团队走向胜利。当战争陷入混乱时,将军的角色是什么?这是用我们自己的一线曙光带领团队前进。”好了,现在是我们鼓起勇气,阐明团队进步,巩固团队信心的时候了。

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,将客户所有腐烂的设备换回要花费10多亿元人民币。那时候,我们已经穷得打不开锅了,还需要换回去,因此赢得了顾客的信任。第二件事是我们选择了一个非常正确的策略,叫做“鸡肋策略”。在泡沫经济时期,北电在光传输方面投资过多,设备价值下跌,就像没有肉的鸡肋一样。我们选择了毫无价值的光传输鸡肋,我们将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。经过十多年或二十年的努力,我们终于达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。现在我们在光传输和光交换方面绝对领先。任何人都很难在短时间内赶上我们。我们现在提议将来制造光子计算机。因此,我们及时召开了干部会议,理清了思路,让剩下的人继续努力,然后选择了最无利可图的事情渡过了这场大危机。

10.记者:虽然你对美国充满钦佩,但华为和美国之间仍有一场持久战。自2005年以来,一些美国政界人士一直认为华为是一种危险。你能解释一下吗?

任·郑飞:美国政治家不代表美国,所以我对美国的感情在未来将保持不变。我也不讨厌美国政客。为什么?他们鞭打华为,提醒我们努力工作。如果我们不努力工作,我们就会被打败。这对我们也有好处。没有外部压力,就没有内部动力。

11.记者:2007年,美国国家安全局入侵了华为的网络,甚至你的个人通信。我相信你已经听说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对华为的行动。他们被称为“狩猎巨人”。为什么美国这么早就这么害怕华为?

任郑飞:首先,当我们建立内部网络时,公司有一个位置。内部网络只防范恶意竞争对手,不防范西方竞争对手,也不防范所有政府,包括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。否则,将会建造多么厚的“墙”。我们没有那么多钱,只是为了防范那些想窃取我们技术的恶意竞争对手。

其次,在世界上,很少有公司能像我们一样实现内部和外部合规。你看,外国媒体报道称,“华为是世界上审查和监管最严的公司”。例如,在英国,虽然有人批评我们,但他们仍然信任我们。

至于美国,可能不是因为我们强大,可能是因为我们好奇,觉得“你应该富有”。结果,我没钱了。我最大的优势是我没钱。当然,今天我已经被说成是资本家了。我过去真的没钱。中国的反腐败运动如此严重,以至于我们多年来都没有参与其中。我们也在国外“夹着尾巴生活”。今后,我们应更加重视内部和外部合规管理,提高标准。

在最初的30年里,我们是穿着草鞋的“农民”。进入这个大厅,“农民”需要一个适应新的内部和外部合规系统的过程。因此,在整个信息网络中,有一个特殊的位置。它不能阻止任何政府,只能阻止邪恶的竞争对手,也不能窃取我们的核心技术。

12.记者:在非常繁忙的时候,美国对华为提出了一系列指控,这些指控指的是过去几年里同样的事情,比如华为从事间谍活动。最近,特朗普总统发布行政命令,禁止美国科技公司与华为开展业务。用他们的话说,华为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。你认为这是什么样的自然?是投机、贸易战还是政治反对派?

任·郑飞:我不太明白特朗普的决定,因为我们在美国没有网络,在美国也没有市场。我们怎么能威胁美国的安全?美国的决定不完全符合合法国家的行动,因为美国已经在纽约东区法院起诉了我们。我们抗议说“我们是无辜的”。法庭辩论和裁决后你会惩罚我的。我们应该能够理解法律程序。现在我们不按照程序玩,我们不知道如何理解它。

我们公司不会因此而死。一些立法者称“华为正在死亡”,互联网称“华为已经死亡”。华为不会结束,但“鸡蛋”已经从大变小。原来是“鸭蛋”,可能会变成“蛋”,但不会变成“鸽子蛋”。我认为规模会缩小,但不会有太多问题。我们不会在最先进的领域输给美国。但是,低端领域可能会选择放弃,因为它太低端领域,我们自己从来没有开发过组件,因为低端领域迟早会被淘汰。我们认为销售增长可能接近,但不是负数,而是正数。

至于这样的决定,美国政治家不应该考虑美国企业的利益,美国企业也需要市场。他们需要向中国供应芯片和备件,以占据中国13亿人口的市场。如果他们不提供任何东西,强迫中国自己生产任何东西,中国就不可能成为世界霸主。世界霸主必须为75亿人服务,少13亿人就少四分之一。至于应该控制哪些高端组件,不是已经有瓦塞纳尔协定了吗?它可以坚持瓦塞纳尔协定。有必要限制哪怕是一个小螺钉吗?政治家可能对技术太无知了。

13.记者:今天,中国不仅是廉价劳动力的工厂。在过去的40年里,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进步。它现在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。它有可能取代美国成为未来最大的经济体。是因为这种担心,美国才采取目前的措施,还是旧的反共传统在继续?

任郑飞:我对此不太确定,因为我不是政治家,对政治不够敏感。即使在美国的打击下,我们仍然是这个行业的世界第一,仍然主宰着世界,不会改变。我对此有信心。两、三、三、五年后,让我们一起举杯。

关于中国的崛起,我认为要接受,因为中国崛起以后,才会有更多人买外国商品。你参观我们生产线,大量都是德国的生产设备,我们的生产系统用的是西门子软件、bosch软件、达索软件,生产设备大量是德国货。如果中国也发展,其实把欧洲很多贸易带到中国来。中国以前是贫穷的国家,我读大学时衣服都是补了又补,因为屁股位置容易破,用一块布拿缝纫机打了一圈圈凑合穿,没有穿过一次好衣服。现在中国购买多少欧洲奢侈品?欧洲奢侈品在中国有了巨大的市场。当中国人的消费需求提高时,会给欧洲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,包括美国。当然,我看到奥巴马在澳大利亚的演说“如果中国人要过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生活,这个世界是灾难的。”但是,google地图最近展示,中国沿海的海边有非常多的小房子,网箱养殖,中国很多海鲜是人工饲养,并不

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彩票网 彩票开户网 时时彩信誉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